000751国产惊悚片:票房想惊喜内容得惊人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

【编者按】《京城81号》、《笔仙3》等作品的成功并不只体现在票房上,而是刷新了观众对于国产惊悚片的“烂片”印象。

  导读:《京城81号》、《笔仙3》等作品的成功并不只体现在票房上,而是刷新了观众对于国产惊悚片的&000751ldquo000751;烂片”印象。《京城81号》成本近亿元,剧组收集的京城81号素材多达3000页,超过100万字,使用道具12900个。

  在《小时代3》以及《变形金刚4》、《老男孩》、《分手000751大师》等影片的夹击之中,惊悚片《京城81号》上周五上映,两日票房过亿,截至22日票房已近2亿,成为第一部票房过亿的华语惊悚片,成了暑期档现象级影片。从近来上映的《笔仙3》、《京城81号》等来看,国内的惊悚片已逐渐结束了“靠一张白脸吓人”的初级阶段,开始挖掘人性,摆脱传统套路的束缚。

  昔日版“中国式惊悚”为何票房好口碑差?

  “人装鬼、抓坏人”情节侮辱智商,看了就想笑

  《京城81号》的强劲表现其实并不意外。以往的历史证明,惊悚片在市场中往往能够成为黑马。清华大学的尹鸿教授认为,国内市场一直对惊悚悬疑片有着稳定而旺盛的需求,因此,在这一类型中往往能够有出其不意者。

  不过,《京城81号》、《笔仙3》等作品的成功并不体现在票房上,而是刷新了观众对于国产惊悚片的“烂片”印象。以往的国产惊悚片虽然能在票房上创出了奇迹,但是大多是中小成本的投资,粗制滥造成为共同特点,在口碑上被观众讥讽为“戴个大头鬼的面具,装出成人的粗嗓门来吓唬人的小屁孩”。票房与口碑形成巨大差异,这也造成了“中国式惊悚”的尴尬。2011年暑期档,《孤岛惊魂》以不到500万元的成本曾创造出了9000多万元的票房,破了国产惊悚类影片的纪录。成本与回报的强大反差之中,却是一个由缺陷构成的巨大空洞,该片被众多影评人喻为“劣币”,称这样的成功不利于国产惊悚片的持续发展。

  国产惊悚片的路线偏于狭窄,固定套路都是“人装鬼、抓坏人”的形式,最终结果不是主角在臆想,就是在做梦,要么就是有人在复仇。曾经有网站对于“国产恐怖片,为何吓不到你”做了一次观众调查,70%的观众认为“情节侮辱智商,看了就想笑”;50%的观众认为“创作受限,许多恐怖元素无法表现”;而排在第三位的是41%的观众认为“表演差劲,光靠美女尖叫不吓人”。

  甚至有很多观众进入影院看惊悚片,本是寻找刺激去的,没承想没有吓哭了,却笑出了眼泪——因为情节设置得很不合理,不少惊悚片看起来更像是喜剧。

  香港“鬼王”导演彭顺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指国产惊悚片的误区——吓唬观众不应该是拍惊悚片的目的,“惊悚的含义不应该是吓人一跳,有一部电影,女主角去洗澡的时候突然非常恐怖地大叫,所有的观众都吓一跳,但后来发现其实是因为水太烫了。这种桥段大家应该都会说无聊吧,来自于人性的惊悚才是真正的惊悚。”《青魇》的导演邱礼涛则说:“日本、韩国以及泰国惊悚片都很好地融入了本土的文化,国产惊悚片,往往会流于浅表,缺少对心理深层的探究。”

  升级版“中国式惊悚”有了哪些新意思?

  营造恐怖的美感使出3D视效的杀手锏

  可喜的是,近来国产惊悚片开始重新定位,靠一张黑暗中的白脸吓人的时代已经终结,惊悚元素也顺势升级,扩大了视野,让人感觉到创意的力量。比如,《笔仙3》讲述一位母亲的自我救赎,集惊悚、虐心、亲情等多种元素为一体。导演安兵基表示,影片以女性视角展现惊悚,在场景、造型等细节上就要表现出女性特质,比如从壁纸的花纹、颜色,灯光打的角度来体现女性的细腻与柔和等。这样影片呈现出的美感,和欧美那些比较‘硬’的恐怖片感觉也是完全不一样的。安兵基说,恐怖和美不是相互排斥的,营造恐怖的美感,正是他的惊悚片理念。

  《京城81号》则利用“朝内81号”这座北京真实存在的建筑来增进观众的“猎奇”与“体验”。在故事上,它拓展了“鬼宅”的封闭,在平行空间讲了两个关于爱情的惊悚故事,并使出3D视效的杀手锏,在形式和内容上融合了考究的东方元素,对观众来说是一次“惊悚+爱情”的双重体验。难怪《京城81号》如今已经引发了探险热潮,很多人都前往这座老屋去一看究竟。

  而上个月开机的《金童子》和《灵臆事件》两部惊悚影片则挖掘国人集体恐怖记忆,要为国内灵异类型片开一个不一样的道路,影片中没有假鬼、假血腥、假神经,杜绝了恐怖片创作上的约定俗成。其中,《金童子》是灵异版的《爸爸去哪儿》,女主角是一位丈夫出轨、女儿有自闭症的无助女性,像《沉默的羔羊》里的朱迪·福斯特。《灵臆事件》则根据“北京375路公交车”、“成都僵尸”、“广州尸油”、“哈尔滨猫脸老太”的“四大灵异事件”改编,描画“中国灵异地图”。

  未来版惊悚片出路在哪里?

  走精品大制作路线改变观众“惊悚片”品质不高的印象

  《京城81号》上映后,有多位影城经理表示,原以为国产惊悚已经被观众抛弃,但“这次《京城81号》的火爆实在让人感到意外,首日的上座率几乎达到85%,市场反响及其热烈”,说明观众不是“嫌弃惊悚类型”而是想要看精品。

  以往的惊悚片总是带着“以小博大”的投机心理:2010年,中小成本的《午夜心跳》票房突破3000万元;2011年暑期档的《B区32号》被戏称为“零成本恐怖片”,却也揽下1500万票房。国产惊悚片往往能够获得5倍、10倍于成本的票房佳绩,这种投资的“低门槛”是惊悚片的优势,但也成为其软肋。

  《京城81号》下了真功夫、大投资。该片在制、宣、发总成本上已接近亿元,堪称华语惊悚片投资规模之最。导演叶伟民表示,现在的观众提到国产惊悚片首先联想到的就是品质不高,导致目前整个惊悚类型片道路越走越窄。而改变这一局面,扭转观众“坑爹”抱怨的方法只有提高国产惊悚片的品质。

  此次,《京城81号》以1:1实景还原“鬼宅”朝内81号,请出金马金像双奖造型大师张世杰、《色·戒》美术指导刘世运等重量级幕后大师为影片打造磅礴大气的视觉特效。影片筹备期间剧组实地探访朝内81号内部收集第一手资料,素材多达3000页,超过100万字,先后在北京、无锡等地取实景拍摄,制作拍摄期长达一年。其中使用多达12900个道具,如雕花的门框、奢华的木棺、古朴的摆设,有些道具就是真实的古董。这些细节的品质营造了画面的精致和真实感,尤其是电影开头的那场豪华冥婚,从百花蝶舞的青楼、凤冠霞帔的花艇到残忍恐怖的冥婚、楠木镶金棺材一下就将观众拽入到百年前的民国乱世,将瑰丽又凄厉的惨案呈现在观众眼前。

  文化旁白

  惊悚片还可以有大惊喜

  国产惊悚片虽然已经进步许多,但是,并没有将惊悚题材的优势发扬光大,《京城81号》也有诸多瑕疵。以乐观的角度来说,惊悚电影还有更大的空间可供突破和超越。

  惊悚片相对于其他类型的电影,有着天然的优势。因为惊悚片属于“影院电影”——只有影院才能将它的诡异、阴森、凄灵的氛围以饱满、夸张的状态全然呈现,观众集体的惊声尖叫也使得恐惧的气息迅速升温,彼此传染。而从心理角度来说,观众在看恐怖电影时,是在“置身于事外”地忍受这份“有惊无险”的恐惧。因此,看恐怖电影最快乐的时刻,也就是最恐惧的时刻,而在故事结束后,观众还会有另一份如释重负的快感作为附赠品。

  对于创作者来说,可以借助惊悚题材有更自由的发挥,能够更透彻地反思生活。韩国导演安兵基凭借《鬼铃》、《笔仙》、《公寓》、《突然有一天》等作品,奠定了他在亚洲惊悚片导演中的大师级地位,进军中国拍了三部《笔仙》,成为内地最卖座的惊悚片系列。安兵基认为,惊悚片能很好地表达人的极端情感,“生活中不是每一面都是和谐美好的,很多问题只是被掩藏了,或者东方人不善于表露出来而已”。安兵基说自己喜欢关注人的极端情感,这些可能在惊悚片里能够更好地表达,“平时我很喜欢看惊悚电影,好的惊悚电影像是现实生活的一面照妖镜,让人能够认识到人性中邪恶的一面。”

  《京城81号》的市场火爆让国产惊悚片的信心大增。将于8月8日上映的《碟仙诡谭》对票房充满期待,《碟仙诡谭》制片人孙建表示,“81号”的火爆上映确实打破了很多人的预期,这个暑期档的惊悚片市场已经被彻底激活了,这也给了《碟仙诡谭》极大的信心,“我们了解到各地影院的反馈,目前的市场对于优质惊悚片是十分利好的,因此我们将再接再厉,希望能把国产惊悚片的品质之路进行到底,坚定观众对于国产惊悚片的信心。”